为孩子点亮梦想的体育老师——赖宣治与七星奇迹(一)

0

花都区七星小学体育教师、副校长赖宣治获评“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他是广州市第六位全国道德模范,也是花都区第一位全国道德模范。2021年11月,赖宣治老师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习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日前,花都区作家黄金来根据赖宣治老师的感人事迹,撰写了报告文学《为孩子点亮梦想的体育老师——赖宣治与七星奇迹》。

为广泛宣传赖宣治老师的先进事迹,“广州花都发布”特开设专栏进行系列报道,以飨读者。

习总书记指出: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

2010年9月,刚刚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的赖宣治,通过广州市花都区教育局公开招考教师来到七星小学。

赖宣治解释,因为读小学时,有一篇描写七星岩的文章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那是一个湖光山色、风景优美的地方,觉得如果落户七星,在既能分享大都市的繁荣,又能享受山清水秀的美景。能在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地方教书育人、安居乐业、结婚生子,夫复何求?

七星小学的校长张有连亲自开车到花都城区的教师进修学校接赖宣治回校。当小车离开城区向花东镇方向开时,赖宣治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随意问道:校长,差不多到学校了吧?

但是,离城区越来越远,张校长却一直没有停车的意思,而且路况越来越差,目之所及都是农田和山地。赖宣治的心也越来越凉了: 学校离城市那么远啊? 他忍不住又问: 校长,还没有到啊?

一个多小时后,真正到了七星小学的校门口: 只见尘土飞扬的村道旁边,只有一幢三层的破旧楼房,孤立在田野边,校门的牌坊活像一座破庙……

赖宣治把自己的眼睛擦了又擦: 这里既不繁华,也无美景?哪有七星的影子啊?他带着满腹狐疑看着已经停车的张有连:校长,这是学校吗?

赖宣治还是不相信,望着通向学校长满杂草的小路问道: 不是有七座石灰岩峰如天上的北斗七星吗?

这所七星小学,还不如赖宣治童年读书时的山区小学。这里只有6个教学班、143名学生、11名教职工,总共154人。

七星小学自1963年创建以来,因为位置偏远、条件简陋待遇低、人数少、人心散,导致教学质量差,加上农村家长对孩子教育不够重视,七星成为一所名副其实的无人知晓、无人问津、无人关注的名不见经传的偏僻薄弱学校。

初来乍到,学校的条件很艰苦,方圆10公里以内没有超市,学校连集体宿舍都没有。因为在赖宣治之前,所有的教职工都住在校外。张校长只好在一楼挨着楼梯边的小杂物间里,腾出一块可以放下一张小床的位置,作为赖宣治的居室。

赖宣治自己也没想到,他在这个杂物间里,伴随门前的这棵大榕树,一住就是六年。

每天下午放学后,学生和其他老师便匆匆回家。转眼之间,校园的一切喧嚣都消失了,天地之间,万籁俱寂。无边无际的寂寞,从空旷的田野到这座破旧的校舍,犹如潮水一样淹上孑然独立的赖宣治。

他站在门前的大榕树下,看看离天黑还早,就走进杂物间找篮球,但找到的一个篮球,钉齿早已磨光,而且还是瘪的。他又在杂物间里面摸寻了半天,才找到打气筒,但气筒却已坏了。他只好用嘴含住气针,气沉丹田,鼓硬腮帮吹了半天,拍了拍球,勉强可用。

空荡荡的泥土坪便是球场,场上长满了野草,遍布泥块石头。篮球架只剩下一个,朝一边歪斜着。他每投一次篮,它都哆嗦不止,破篮板上发出令人心悸的空旷回响。

篮球专业毕业的赖宣治,从没有独自一个人这样玩篮球,玩得心不在焉、无趣无聊。他停下投篮,眼睛便忍不住穿过球场,望向四周。连锦起伏的田野一片枯寂,偶尔有一栋破旧低矮的农舍和一缕炊烟,却没有一个活动的影子,暮色四合、夕阳西下,寂静得令人窒息。为了驱赶这种蚀心的孤寂,他连续把球往篮板上砸,只求这种响声,能赶跑压迫在心里的寂寞和孤独。

赖宣治吃完自己煮的面条,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楼梯前面挺立着的那棵榕树,似乎非常理解他那孤独的心,慈爱地撑开了它清凉的华盖。他就坐在大榕树下,静静地发呆。

他回到屋里,和衣躺下……半夜,震得地动屋摇的轰隆隆声把他惊醒,难道地震了?他飞快从床上弹跳起来,跑到屋外察看,原来是旁边几家 机场附近的物流公司,时而有大吨位的重型货车、油罐车轰隆隆地从墙外的道上飞驰而过。

再也睡不着了,他又坐在大榕树下发呆。他想起张校长带着他来到七星小学报到的那天,还没等张校长介绍,学校教导主任就抢着说: 呵呵,大家出来欢迎啊,我们七星小学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大学生啊,这可是七星历史上第一位正牌大学生呢……

赖宣治当时听到这句话,也感到挺自豪的:天哪,我可是这所学校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大学生啊,正经八百的本科毕业大学生!

但接着,主任又不无惋惜地叹了一声: 唉,是教体育的,也算是我们七星第一位正规的体育教师了……

主任并无恶意的叹惜,却戳到了赖宣治的心头,让他深受刺激。赖宣治心里也明白,作为一所偏僻的农村“麻雀学校”,最需要、最紧缺、最吃紧的是教语文、数学、英语的主课教师。体育课在村小,就是一门无足轻重的副课,哪里用得着一个体育学院本科毕业的大学生来担任专职的体育老师?这不明显就是大炮打蚊子,浪费炮弹了吗?

记得在一个周日的早晨,赖宣治到农村市场去买鱼,刚好遇到一个学生和她的母亲也买菜。那学生很有礼貌地向赖宣治打招呼: 赖老师好!

但学生的母亲却很冷淡,像遇见外星人一样打量赖宣治,然后问她女儿: 你叫他老师?他教什么?

她母亲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怪不得,长得五大三粗的。一看就是四肢发达,头脑……

在回七星小学的路上,赖宣治一直在想: 体育老师在农村小学真的没有用武之地?我这四年大学都白练了?不行!无所作为,碌碌无为、得过且过,都不是我赖宣治人生词典里的字眼!青春是用来奋斗的!我要努力做出成绩,彻底改变人们对体育教师的偏见!我接下来需要怎么做?我真有能力让七星的星光熠熠生辉吗?

赖宣治真没想到,开学的第一次上体育课,就出乎他意料。由于学校体育课程设置不完善,体育课多数时候就是让学生自娱自乐、自由活动。长期缺乏专业的体育训练的孩子们,面对赖宣治在课堂上讲的一些体育常识,他们听都没听过,不知道赖老师在讲什么。当赖宣治做示范动作,让孩子们跟着做时,他们更是显得手足无措,畏畏缩缩。赖宣治想和大家互动交流,但他们都是一副害羞、胆怯、无助的样子,总是低头躲避老师的眼光,不说话、不呼应、不看你。

七星小学的学生,有一半是外来务工的子女,另一半是是本地农村的孩子。生源流动性比较大,学生的父母经常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根本无暇顾及孩子的学习情况,更不要说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了。赖宣治发现,无论是在文化课堂上还是在体育课上,基本上看不到学生自信的眼神和主动参加活动的身影,听不到学生主动回答问题的热情和爽朗的笑声。

孩子们拘谨的样子、空洞的眼神,让赖宣治心里一阵酸楚。他立即联想到了自己的童年。出生于广东省信宜市怀乡镇一个小山村的赖宣治,小时候父母也是不在身边,在学校不好好学习,经常跟人打架,是家长和老师眼中的“问题少年”。初二那年,他被学校劝退。在走投无路之际,父母给他找到另外一所中学,凭着他在体育方面有点特长,这所中学收留了他。正是这次转学,改变了赖宣治的命运,让他对人生充满了信心。他来到这所中学时,有许多同学都是学霸,学习成绩遥遥领先。赖宣治基本上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名、第二名。这令他产生了严重的自卑感,觉得自己是差等生,永远也赶不上别人,在人前都不敢抬头,见到老师也躲着走。

但幸运的是,他的体育老师非常器重他,每次都鼓励他要早来学校锻炼,不要再与以前不 爱学习的“混混们”来往。在一次篮球比赛时,赖宣治临时替补上阵,一招漂亮的灌篮就取得了两分,体育老师高声大叫“好样的”!从此以后,只要赖宣治一上场打球,体育老师就率先鼓掌,紧跟着,全部同学都给他鼓掌,其他老师也跟着鼓掌。

体育老师的热情鼓励,让当年16岁的赖宣治发现自身也有长处,决心要改变自己的人生。他从此开始对自己充满信心了,慢慢地对学习也开始有了兴趣,能够专心致志地学习。到了高二、高三后,他的学习成绩跃升到了全年级的前列,终于在2006年考上了武汉体育学院。

自己的成长经历,使赖宣治深深认识到两点:一是教师在学生成长中的关键作用;二是体育课与文化课的相互作用。

赖宣治对“幼遇良师终生幸”这一古训有了深切的体会。一个人在青少年时代,能遇到一个好的老师,将会给他的一生带来幸运。作为教师,就是要为自己的学生点亮理想的灯、照亮前行的路,想方设法让孩子们的人生有更多发展的可能。这应该是一个教师义不容辞的天职。

武体出来的赖宣治懂得,体育教学,远远不止是让学生锻炼身体这么简单。因为自身得益于体育的造就,为此他深信:体育教育可以改变人的一生。体育运动在增强身体素质的同时,有助于智力发育,提高专注力和学习能力。因此,体育课与文化课,不是对立关系,而是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

对于体育教学作用,七星小学校长张有连与赖宣治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因此,张校长才在学校的语文、数学、英语教师还是紧缺的情况下,顶住压力,向区教育局申请一个专职的体育教师。因此就有了后来赖宣治与七星小学的传奇故事。

赖宣治清醒地看到:现在,七星小学的孩子们急需要理想的支撑,需要信心来鼓舞,需要对未来有憧憬和希望。

赖宣治坚信: 老师改变了我,体育造就了我。我也可以改变七星小学的孩子们,体育也可以造就七星小学的孩子们。

赖宣治下定决心:作为七星小学成立五十多年来的第一个专业体育教师,一定要把七星的体育搞起来,让孩子们活跃起来。他打算从最基础的篮球、足球、田径等项目开始教起。但当他要具体实施这些运动项目时,却发现,开展这些体育项目,都需比较大的运动场所,学校目前狭小的场地,显然难以施展。而且,篮球、排球、乒乓球、跳高、跳远、跑步等等体育运动,都是热门的大项目,是有实力的大、中学校关注的重点,而七星小学是低年级的学生,若搞那些热门项目,要参加比赛就没有任何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