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抢菜他们抢光刻胶;别人团菜他们团零部件

0

上海是我国汽车、集成电路等关键产业的重要集聚区,汇聚了上汽、特斯拉、中芯国际、华虹集团等产业链上下游的一大批重点企业。如今,这里正不断扩大复工复产企业范围,滚动推进,以龙头企业为牵引,以点带链,有序带动全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

上海华虹五厂的洁净室里,12英寸全自动产线小时不停,有限的人手保证产能高负荷运行。

“虽然有很多自动作业,但还是需要人去监控。”华虹五厂厂长魏峥颖说,“现在全球的芯片供应链都非常紧张,我们作为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必须保障连续性生产,这样才能保证下游客户的各类产品,都有芯片可以用。”

集成电路被誉为工业“粮食”,上海是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要集聚区,2021年贡献了超过四分之一全国集成电路的销售额。封控前夕,作为我国集成电路制造的龙头企业,华虹集团6000多人选择“逆行”驻守,住宿舍、睡办公室、打地铺,保障多个“芯”工厂平稳运行。

六千人的保链行动并不容易。3月27日晚间,得知浦东新区即将封控的消息后,数千名企业员工,在短短两个多小时内,急扔下碗筷、随手将衣物和洗漱用品丢进行李箱。

集成电路制造生产线运行涉及材料复杂性高,尤其是化学品储存期限的安全限制,因疫情防控政策收紧的趋势,导致供应链矛盾凸显。“一体化”机制下的供应链部门紧急启动“24小时供应链保卫战”,华虹集团第一时间任命“战”时保供“团长”,每天核对库存“水位”,每天计算最短的短板,每天盘算可以上路的司机,每天牵挂保障物资通行证,每天忧虑制造厂会不会弹尽粮绝……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物资保障,困难重重。”华虹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素心说,用于芯片生产物料保障非常关键,各类原料库存,一旦存储低于40小时可用,就要协调采购运输,千方百计保产线不停。“推动集成电路发展,保障国民经济基本需求是我们的责任。”

“保链”并非一个人的战斗。接到公司封闭运行通知,华虹五厂制造部黄煜第一时间安排物资到位;五厂动力部水气化科凌磊主动承担为槽车师傅送饭任务,感恩供应商的支持;研发一部集成四科钱猛三月份几乎天天驻守公司,加班加点保障研发项目进度;生产计划部物料控制科曲超深夜紧急对应调整槽车到厂计划;五厂工程三部光刻工艺科程奥博居家隔离期间,深夜仍在统计员工健康信息……

集成电路生产涉及复杂而繁多的设备系统,需要专业和定期的维保,数十家设备厂商的数百名工程师毫不犹豫选择了陪伴。最夸张的是有人把帐篷搬进了办公室,成为驻厂的“豪宅”。荷兰光刻机企业阿斯麦也是其中一员。阿斯麦大中华区相关负责人说,阿斯麦有8名工程师在华虹共同驻厂,进行光刻机的维修保养。

4月24日清晨4:35,东航物流旗下中国货运航空一架航班飞抵浦东国际机场,机上承载的物资中,有5.4吨光刻胶,这是华虹集团不可或缺的生产物资。4月以来,东航物流已为华虹集团运输2批光刻胶,共8.9吨。

光刻胶是集成电路生产中的关键性原材料,且全程需冷链运输,运输要求非常之高。远程对接、成立物流保障运输专班、与海关紧密沟通、采用“预报关”模式。如今,第一批光刻胶已交至华虹手中,当日便被送抵工厂投入生产。

“还有许多五湖四海的客户,有慰问、关心、鼓劲、投喂,他们没有为求产能而来;我们也用6000人的驻守和坚持,庄严兑现对客户‘一诺千金、使命必达’的承诺。”张素心说,目前,华虹集团的生产保持满产状态,在复杂严峻的疫情情况下,做到了内部防疫严格实施、供应没有中断,全力保障全国乃至全球的供应链稳定运行。

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里,上汽集团临港乘用车工厂内热火朝天,一辆辆整车正从这里下线,走向中国居民乃至全球居民的家中。记者在总装车间看到,有的工人正在运送物料,有的安装电子元件,还有的正在进行灯光、淋雨、雷达等各方面出厂前质检。这里不仅有非凡、荣威、名爵等品牌的车型,还有新面世的“智己L7”的身影。

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党委书记黄建英介绍,18日开始,上汽集团旗下的整车、零部件和物流企业等,重点瞄准人员保障、供应链保障、物流保障、封闭生产管理和防疫措施等领域,启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19日,临港乘用车工厂在压力测试下的首台整车下线多辆整车走下流水线。

生产线的边上、办公室、展厅和会议室里,睡袋、防潮垫、气垫床、帐篷整齐划一排列。这是临港基地4000多名员工一个月来居住的地方。“工厂处于严格的封控管理,生产人员也有很多因疫情原因被困在家里,物料运输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碍,这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难关,但我相信我们能同心协力渡过去。”智己汽车质量交付部总监金蔚丰说。

为了确保顺利交付,智己一线名员工主动请缨,组成了一支生产保供突击队。他们赶在自家小区实施封闭管理前,迅速收拾行李返抵临港工厂,开始日夜“接力”赶工。这支突击队,每天与总部采购及供应链团队一起在线上召开两次保供会议,势必要第一时间解决新出现的突发问题。正是这批年龄在30岁左右的中坚力量,承担起了制造、质保、生产规划、物流等一连串的作业任务,在严峻的疫情挑战下有序保证“智己L7”的平稳生产。

4月17日晚间,备受中国内地汽车用户瞩目的“智己L7”顺利上市,这其中也离不开上汽临港在封闭管理期间的种种努力。智己汽车联席首席执行官刘涛说,尽管疫情对企业的正常工作和生产产生了影响,但在3月27日封控前夜,企业已抢运了一大批零部件到上汽临港工厂。

“这波疫情对我们的原定汽车上市计划造成了影响,有两周左右的推迟,但是整体是可控的。”刘涛说。

上汽乘用车是上海第一批复工复产企业“白名单”之一,然而复工并非“一声令下”就能完全实现,打通上游的供应渠道同样重要。作为上汽乘用车的供应商之一,位于上海嘉定区安亭镇的“上海三立汇众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就找到了一个好办法自救。

在位于苏州市相城区的苏州星华实业有限公司的工厂内,一辆大型卡车停在工厂库房,工作人员正往车上装运各种货物。这一天内,有许多小型货车也分别驶入厂内,工作人员把小车上的货物清点后装至大卡车上。全部装载完毕后,大车将货物运输至物流公司,在外市的中转站进行集中消杀,随后立刻启程前往上海三立汇众。

这些小型货车来自苏州市的四面八方,苏州申建也是其中一家。如今,疫情防控政策十分严格,物流运输价格水涨船高。像申建这样的为三立汇众供货的小零部件企业,在苏州还有四五家,他们都因为高昂的物流成本陷入了停滞。没“料”下锅,急坏了采购部。

“我从社区蔬菜团购找到灵感。”三立汇众采购部部长赖颖彪想,既然蔬菜可以用团购分摊运费,为什么零部件不能团购呢?他立刻安排采购人员对接各家企业,自己则联系上了苏州星华,以他们工厂为转运点,安排其余5家企业都把货物运送过来,再一起发往上海,大家根据零部件数量,分摊运费,小企业还能免交。

赖颖彪说:“民间的智慧不可小觑,‘蔬菜团购’带来的灵感可以为那么多企业减少成本、创造收益。”零部件“团购”让三立汇众上下信心满满,如今,宁波、余姚、武汉等地的供应商,也加入“团购”套餐。

“零部件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一个零件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产业链。”上海三立汇众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中方副总经理刘强说,目前企业还有多个江苏方向的供货渠道处于闭塞状态,接下来将积极寻求政府以及下游主机厂帮忙解决其余的供货问题。

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主任吴金城表示,这段时间,兄弟省市一批汽车、电子等企业亟需上海解决产业链配套的问题;同时,上海也亟需各兄弟省市的支持,同步推动零部件配套企业复工复产,打通物流通道,共同维护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稳定。(记者周琳、周蕊、贾远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