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蜜语之拿到《我的体育老师》剧本她知道机会再次来敲门

0

她问导演林妍:“姐姐,我为什么红不了?” 我的人生就像坐了几趟过山车,起起伏伏全在于戲播不播。”电 视剧《我的!体育老师》热播,演员王晓晨成了直男女神—她坐在 过山车上,再次冲向人生巅峰。 王晓晨在剧里饰演 90 后王小米,倒追张嘉译饰演的大叔马克。 知乎、虎扑上,男观众争相袒露心声:“萝莉追大叔,每个 70 后爷 们儿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情结吧。” 粉丝们挖掘她的过往,发现王晓晨演过不少热播剧,从《我爱 男闺蜜》《大好时光》《二胎时代》到刚刚播完的《我的!体育老 师》,女主角没少演,人却一直不如想象中红。 王晓晨对火星试验室自嘲:“戏播了,我的关注度就上去了。戏 不播,大家就完全遗忘这个人,没有人认识我。”她支着手掌,竖在 嘴边,一脸慧黠:“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1 王晓晨第一次见张嘉译,揣了一份心事。 那是 2015 年华鼎奖颁奖礼后台,王晓晨和《我的!体育老师》 导演林妍正在休息室聊天。 门外传来一阵热闹的人声,听上去有大明星被簇拥着经过。她 们听出来,外面的人是即将合作的张嘉译。 林妍带着王晓晨敲开张嘉译休息室的门。两位演员之前并不认 识,短暂介绍后,王晓晨甜甜地对张嘉译说:“我能给您拍个照片, 给我妈妈看吗?”张嘉译欣然同意。王晓晨走上前,轻轻地搂住他, 拍下第一张合照。 “张老师也有点尴尬。”林妍对火星试验室回忆。她心里诧异: 这还是那个不会主动社交的王晓晨吗? 没人知道王晓晨那一刻在想什么。倒是离开之后,她开始流露 不安:“哎呀,我刚才是不是把张老师吓到了?” 直到电视剧热播,王晓晨被问及与张嘉译合作的感受,脱口而 出的第一句是:“我是稍微用了一些技巧的。我以王小米的状态去见 他,和他打招呼。告诉他,我就是王小米,一个很热情的人。” 这不是王晓晨第一次和盛名之下的男演员合作。

2015 年,她和胡歌主演的都市剧《大好时光》热播。这部戏带 给王晓晨从艺以来最大的关注度。她扮演爽朗活泼的女汉子,和胡 歌饰演的男主角一起,演绎了一段友达以上、爱情终满的故事。 这个角色让王晓晨获得 2015 年国剧盛典“最具突破精神女演员” 奖。颁奖现场,她从迪丽热巴的手中接过奖杯。 白色礼服摇摇曳曳,追光灯打在脸上,人生的云霄飞车头一回 把王晓晨送到舞台中央。她慢条斯理地发表了获奖感言:“拍戏这么 多年,演过一些角色,讲过一些故事……你须寻得你所爱,并为之 守望。” 但热度并没有持续多久,刚刚擦出的火花很快被娱乐圈迭起的 风浪扑散,“王晓晨”三个字迅速归于平淡,只在小范围内流传。旁 人替她惋惜,因戏结缘的《大好时光》编剧王丽萍对她许诺:“你不 要着急,你有自己的人生和时间点,妈妈一定会跟你一直合作,亚博体彩是正规的吗直 到有一天把你送上最佳女主角的舞台。” 王晓晨不动声色。2015 年,她一共拍了 3000 多场戏,像陀螺 那样在一个又一个剧组间转了一整年。直到《我的!体育老师》剧 本拿到手上,她知道,机会再次来敲门了。 她准备了两年,成功化身热情主动的王小米,让直男观众大呼 过瘾。电视剧在 53 城收视率连续 7 天破 1,王晓晨随之走红,“艺人 新媒体指数”一路赶超流量小花、小生,并在 11 月 29 日的榜单中冲 上第二位,仅居于师哥胡歌之下。 观众们喜欢王小米的简单直接。亲亲抱抱举高高,这些高甜的 恋爱套路,不少来自王晓晨的设计:“张老师,你腰还行吗?我待会 儿跳您身上去啊。”38 集戏拍下来,王小米动不动就挂在张嘉译身上。 还有吻戏,数量多到王晓晨自己都笑:“我把张老师的嘴都嘬肿 了。” 第一场吻戏,拍的是结婚后马克开着车去宠物店接王小米下班。 王小米忽然搂着马克的脖子,“啵”地亲了一口。这个动作剧本里没 有,走戏时也没有,是实拍时王晓晨临场发挥的。 林妍记得,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张嘉译脸红了,搂着小娇妻“扭 着扭着上了车”。戏一停,全场人都笑了,年纪小的工作人员看着也 脸红了。 拍摄之后,王晓晨第一件事就是向张嘉译道歉。“他在我心里是 前辈,是尊敬的表演艺术家,我不知道人家心里能不能接受这事, 怕他觉得‘小姑娘你在干吗呢’,显得我好像要去占便宜似的。”

张嘉译也蒙了:“现在世道变了,怎么是女演员来跟我道歉,不 应该是我占她们的便宜吗?怎么都反过来了?”2 世道变,王晓晨不得不变。在合作过两部戏的导演林妍看来, “王晓晨不是特别会说话,也不是特别爱说线 年,两人首次合作电视剧《你好乔安》。林妍发现,一部 戏拍完,她们竟然一顿饭都没吃过。除了聊角色、聊剧本,两个人 在片场之外基本不见面,王晓晨也不发微信问长问短。 拍摄时,她也是个闷葫芦。每天化好妆就搬把凳子坐在导演身 后,直到林妍问起,她才细声细气地说:“导演,我看你一直在忙,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孩子就是缺根弦。”林妍总结。 入行前,王晓晨经历过漫长“封锁”期。3 岁学舞蹈,9 岁学京剧, 她被练功师傅手里的藤条抽大,皮肉之苦早已是家常便饭。这些都 无所谓,她耿耿于怀的是戏校里远离父母的隔绝,以及年长同学的 孤立,觉得这是造成后来“自闭”的源头。 15 岁那年,上戏在济南招生,王晓晨凭一曲《月满西楼》进了 复试。 形体环节,考生被要求表演一棵大树,满屋子的孩子东倒西歪 地扭出各种造型,只有王晓晨直愣愣地站着。老师问她:你怎么不 演?她振振有词:“我站在这儿就是大树啊。” 青衣和刀马旦出身,王晓晨心里想的是“站如松”三字诀。可考 进上海戏剧学院 2004 级表演本科班后,老师教的第一件事,却是把 从京剧里学到的东西抽离、打破,重塑表演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