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体的边界与文学的潜力

0

近来,盘点2021年度文学创作的各类排行榜、年选和综论相继出炉,一方面为读者择取阅读文本提供了便利,另一方面也昭示出来自切近现场的文学标准和意趣。年度盘点现象作为各类机构、文学人等不约而同的文学建构实践,事涉当代文学生产和文学经典化工作,从中可以一探中国文学的面貌和趋向。

在各大年度文学榜单中,按榜单所设文体门类进行比较,散文、报告文学等门类的设置较为灵活,同时因组织评选的主体和榜单评选倾向的差异,在榜单门类的命名上也较为多变。例如,2021年度的“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关注了“散文随笔”和“报告文学”两类,“《扬子江文学评论》文学排行榜”以“散文(含非虚构)”单独设榜,“收获文学榜”按“长篇非虚构”设榜等。在各具风格的设榜策略下,各榜单涵盖的作品数量和榜首作品各不相同,且各自有着较为鲜明的审美趋向。除陈福民的《北纬四十度》、周晓枫的《幻兽之吻》、梁鸿的《梁庄十年》等几部作品同时入选了多个榜单,各榜单入选的其余作品则很少出现重合,可视为一种相互的弥补。

这种基于各自特色的弥补,提供着察验散文和报告文学创作全景的路径。报告文学与非虚构写作之“争”及散文文体边界的学界讨论已展开多年,围绕应不应该虚构或应该怎样虚构等基本问题的探讨,指向文学与现实之距离这一重要议题,同属于现实题材创作的应有之义。由文学杂志社或文学团体主办的各榜单,结合刊物的栏目设置和发表实绩,采取“因地制宜”的命名办法,既是反映文学生产的现状,也显示出文学界对散文、报告文学等文体领域的差异化想象及多样化理解。各类优秀作品共同光大着中国文学的价值,榜单所对应的创作现场,无疑直陈着各类文体独具一格、不可替代的文学魅力,而作家作品在主题、风格、技巧等方面的探索所引发的文体嬗变,呼唤着当代理论评论体系的建构与诠释,借以重新定义文学的边界与潜力。

各类榜单在结果及构成上的丰富性,提供了更加多元的关注视角和问题意识。例如,随榜发布的“收获文学榜·长篇非虚构”推荐语中,专家学者分别提示了“摭拾故实、采编旧闻”的文史书写传统、“向着家族历史征进”的刻写与赋形、“从亲历体验与自我疗救出发”的点面结合等创作维度,实际关涉了私语化写作与宏大叙事之辩。同样,“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的“优秀散文随笔”和“优秀报告文学”两类作品,以及“《扬子江文学评论》文学排行榜”的10篇散文(含非虚构)上榜作品等,火狐体育特别关注了紧扣时代的主旋律创作和文化艺术题材,以期在对个人性、时代性、历史性经验的发现与呈示中重建世界性、普遍性、完整性经验。

此外,大多数榜单的入选作品在体例上呈现出以长篇作品为主的整体风貌,也有个别榜单直接冠以“长篇非虚构”之名,这似乎与历年各类排行榜中以长篇小说榜单最多、最受关注的现象同构。长篇作品的写作难度相对较高,也更容易确立较为统一的评价标准,读者对长篇作品的阅读期待也更为明确和具象,对于在文体边界上已经存在一定模糊性的散文、报告文学等文体门类,这种确定性就显得更加重要。尽管把众多榜单拼合在一起能够提供一幅较为全面的文学创作年谱,但入选作品所反映的榜单设置与评选机制实况及其成因,同样是需要关注的重要维度。诸多文学议题与作家作品共同反映着中国文学的新趋向,也预示着对新一年的丰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