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体能真的不如清华大学生吗?

0

美团老板王兴大概不会料到,自己对中国足球的吐槽会发展为这么大规模的一场闹剧。

「我第一次被中国有些行业标准之低所震惊是 98 年在清华上体育课时,男生三千米成绩在 12 分钟之内就满分,不少同学做到了,我也接近……专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

此话一出,包括董方卓、马明宇、李毅、孙雯、黄健翔、刘建宏在内的一众国内足球从业者、退役球员、媒体人纷纷回怼。

王兴缺乏对专业的尊重……不负责任的言论对那些仍对足球满怀热情和抱负的家长、孩子是一种打击和伤害。

难道王兴那番话在事实上出入不大?中国足球曾经运行的体测标准,究竟算不算「行业标准之低」?

王兴所说的「中国男足行业标准」,指的是职业化改革后一度作为甲 A、甲 B 球员参赛门槛的体能测试「 12 分钟跑」,它测试运动员在 12 分钟内跑出的最远距离。

12 分钟跑的平原及格线 米,生死线 米。跑过及格线的球员才能参加当年职业联赛,跑不过生死线的直接取消该年参赛资格,跑到 2900-3200 米之间的还有补测机会。

由于体测实际多在高海拔的昆明海埂进行,及格线 米,这就是「跑不过 2800 米」的由来。

联赛初期,确实有不少球员被 12 分钟跑难倒,「近 1/4 没过关」。其中不乏大牌球员,最知名的例子要数 1994 年畏惧体测远走新加坡的高洪波。第二年,北京国安俱乐部专门为他安排了一名田径教练,经过特训的高洪波踩线通过体测,为国安队打进 11 个进球,排在那个赛季的射手榜第二名。

到了王兴感慨的 1998 年,各个俱乐部都形成了「冬训练长跑」的针对模式,球员中「体测困难户」仍然不少,但因为跑不过及格线而无法参赛的案例已经很少见了。

换句话说,虽然付出了本末倒置的代价,但那时的男足职业运动员,基本都是能跑过 12 分钟 3200 米这条及格线的。

清华大学体育部跟进热点,以一篇自夸口吻的《清华男生如何把 3000 米轻松跑进1220》宣告了该校体测成绩:

有 70% 以上的学生能达到男生 1440、女生 750 的及格标准。体育课上男生测试 3000m、女生测试 1500m 成为清华的特色和基本要求…… 2017 年,在大一男生 3000m 测试中,共 306 人获得满分(跑进 12 分 20 秒),占总人数的百分之 12.5%。

清华大学的体测满分并不是跑进 12 分钟,而是 12 分 20 秒,能达到这一成绩的学生比例为 12.5%,且并未将体育特长生排除在外。

2011 年覆盖清华一万多名学生的体测结果显示,大一就是清华学生长跑的高光时刻

让职业运动员跟大学生比长跑多少有些无厘头,王兴那番话里,更值得剖析的大概在于:「 12 分钟跑 3200 米」线 分钟跑并不是中国人的发明,它又叫库珀测试,是肯尼斯库珀医生 1968 年为美军设计的体测项目,通过让人尽力跑上足够的时间与距离,来检测他心血管系统的能力。

库珀测试的应用很广泛,大多数时候它都是用作普通人健身锻炼时的体能参考,虽然其常见标准里也附有一张「熟练运动员」的成绩参照表。

若简单根据这张表格,中国的 3200 米及格线就是「熟练运动员」的平均水准。但究竟何为「熟练运动员」?库珀测试没有给出更为细则的标准。

不同种类运动员之间的差距,可能还大于运动员和普通人的差距。比如很多人可能都听说了短跑名将苏炳添尝试跑 3000 米,只跑出 13 分 38 秒的成绩,而男子 3000 米的世界纪录是 7 分 20 秒,国家三级运动员标准则是 10 分 5 秒。

在运动科学领域,被引用最多的一份球员库珀测试记录发表于 1976 年,研究者从北美足球联赛中抽样了 18 名球员,检测他们的身体机能。前锋、中场、后卫和门将的 12 分钟跑成绩均值分别为 3058 米、2832 米、3138 米和 2639 米,总体均值是 2993 米。

当时的北美足球联赛水平不低,贝利、贝肯鲍尔都曾效力其中。同一研究里还记录了这些球员的体脂比,平均为 9.59%,说明他们的体格至今也符合运动员标准。

另一个记录是在 1969 年,巴西国家队参加了库珀测试,跑出 2993 米的平均成绩。经过约半年特别加练的有氧运动后,年底再度测试,他们的平均成绩提升到了 3540 米。

因此,如果直接开测,「 12 分钟跑 3200 米」的标准不但不低,还是个高得有些过分的标准。但凭着职业球员的体质,他们有很大上升空间,加以训练后应该大多数能跑过这条线。

值得补充的是,甲 A 时期外援也需过关 12 分钟跑,一些「特别能跑」的传言就指向外援,如北京国安队的卡西亚诺。但在公开报道里,更常见的情况是外援「低空飞过」或不及格,为此中国俱乐部甚至需要准备多名试训外援。

2000 年,天津泰达有 6 名外援报名体测,都没跑过 3400 米 (在平原测试) 的免测 (折返跑) 线,加测折返跑后只有三人过关,包括韩国球员崔永根在内的另外三人被甲 A 拒之门外。

当年来华体测的还有奥运会预选赛攻破中国队大门的韩国国脚申秉皓,他以 3215 米的将将及格成绩过关 12 分钟跑。

如果说 12 分钟跑真能筛掉水货,那大概就是这名来自战斗民族的外援、曾经的世界巨星吧。

1978 年出生的杨璞在接受采访时曾告诉记者,自己刚到北京国安一队时,可以跑过免测线,但那帮老队员「在足球场上可以进球可以跑很多」,12 分钟跑却不行。

尤文图斯第一个失球,当卡瓦哈尔(蓝圈)提速去边路,曼祖基奇(红圈)立刻被甩开

强制一刀切的体能测试,很可能让这些老将提前退役,无法发挥「余热」。这会给他们所在球队造成重大损失,因为后继者的成长实在太慢了。

为促进新老交替,体育官僚拍脑瓜想出了 U23 球员强制首发的政策,人为制造了许多开场几分钟换人的滑稽戏

年龄较长的球迷可能还有印象,甲 A 联赛头几年,国内教练给球员训话,讲的往往是拼搏奋斗、咬牙坚持一类空话,具体的战术安排很少。赛场上,身边有球的球员盯住球拼抢,20 米外的无球球员只顾围观也是常有的事。

1983 年洛杉矶奥运会预选赛,中国国奥队 0:1 不敌泰国,惨遭淘汰。在职业化之前,国家队、国奥队两支「国字号球队」合计三次输给泰国,两次输给新加坡

所以那位在球迷眼中只会纸上谈兵的英国教练霍顿才会被那么多中国球员感激,孙继海在其自传里写道:

正是在霍顿的启蒙下,我们才开始真正理解什么是现代足球,包括什么是战术纪律,什么是战术素养,什么是位置,什么是正确的跑位,等等。说霍顿是中国足球的启蒙者,我觉得一点也不为过。

接任霍顿的米卢,尽管拥有「快乐足球」「态度决定一切」的公共形象,也同样对中国球员技战术之低有清晰的认识。杨晨在一次访谈节目中透露,米卢的国家队,「把 11 个队员绑上绳子」,锻炼他们在场上的距离感。

米卢带队以「跟队员做游戏」闻名,让很多人忽视了他训练技战术的水平

但这些问题频频出现,未必就是因为球员不能跑、不肯跑,而是脑子里一团浆糊,无法及时作出准确判断,不懂该怎么跑。 在国内被评价为「体能充沛」的武磊到了西甲变得只能踢半场,就跟他只有一招鲜,过度依赖冲刺插入对方背后有关。

这大概也正是足球从业者群起痛斥王兴的原因:虽然老总们讲的也都是「精、气、神」那一套,但抵触王总不需要写检讨。